1. <small id="hbisu"></small>
    1. <mark id="hbisu"><ruby id="hbisu"><span id="hbisu"></span></ruby></mark>
          <mark id="hbisu"><button id="hbisu"></button></mark>

          <mark id="hbisu"></mark>

          復旦百科

          登輝堂

          復旦大學的校史上,李登輝先生是應該予以濃墨重彩的人物,這不僅僅是因為他當了24年校長的緣故,而是因為他視復旦勝過自己,一生為復旦之憂而憂,為復旦之喜而喜,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了復旦的原故。他愛學生如家人子弟,不光引導他們努力求取知識,更重視于精神道德的培養,鍛鑄他們獨立的人格。他的循循善誘,使學生們如沐春風,如淋時雨,受益終生。故被復旦學子譽之為“復旦的媬姆”。

          1936年8月,李登輝以年高體衰辭去復旦大學校長職務。來年3月,校方為紀念他對復旦大學所作的貢獻,將校內燕園改名為登輝園。同年“8.13”以后,復旦大學奉命內遷,1938年3月在四川北碚立腳,建校嘉陵江北岸的夏壩。李登輝因滯滬師生之請,支撐“復旦大學上海補習部”,曾先后四遷校址,艱辛辦學,弦歌不輟。

          1941年12月,在重慶的復旦校友與復旦大學當局商議,欲籌建登輝堂于北碚復旦大學校內,以為李老校長七秩祝嘏。于是發起募捐活動,并決定明年5月5日校友節舉行奠基儀式。其時抗日戰爭進入艱苦卓絕的持久戰階段,國家財政困乏,民生凋敝,募捐實非易易。但這次募捐還是得到不少機構、企業和個人的慷慨解囊。如成都光華大學捐助1千元,重慶人和制鐵股份有限公司捐助1千元,浙江省合作社物品供銷處捐助1千元,美豐銀行捐助1千元,科學儀器館捐助500元,北碚管理局捐助300元,賀國光捐助5千元,孔祥熙捐助3千元,張發奎、吳鐵城、陳立夫、朱家驊各捐1千元,江一平募得1萬元,衡陽復旦同學會募得5千元,最終共得捐款7.6萬元。

          登輝堂于1942年動工,1943年3月完工,總造價為15.56萬元。它是一座獨立的二層樓土木建筑,臨江依山,面南朝北,正對復旦大學江岸大門,距嘉陵江約五十余米。嘉陵江底至江岸復旦校門,修了一條百余級臺階的石級路,蜿蜒而上,以便枯水期師生渡江上下。當年風和日麗時日,常有師生依坐臺階,或說古道今,或憂國憂民,或指摘時政,或面江幽思。1945年中國文學系畢業的黃潤蘇教授思憶起那在北碚讀書時的往事,依然神情飛揚。她說,那時學校的大禮堂、教室都在登輝堂后面。同學們下課后,便穿過登輝堂,出校門至嘉陵江邊散步。江岸邊樹木森秀,生活艱辛,但精神是振奮的,生活中亦頗有樂事。如月下登山,嘉陵泛舟,竹籬幽會等等。說到老師詞曲家盧前教授的逸事,更是瞬間穿越時空般回到青春年少歲月。她說,1944年秋的一天下午,詞曲課結束后,陪著身軀矮胖的盧前教授,穿過登輝堂,來到江干。盧師用長衫袖子為我拂試臺階,然后師生臨江而坐。他老人家窸窸窣窣從袖中掏摸出一小小酒壺,朝我一笑,仰頭喝上一口,便李太白、杜工部、蘇子瞻、辛稼軒侃侃而談了起來。那話語象眼下的嘉陵江水,清澈悠長,將我的思緒帶向了千年前的唐宋,一時間,柔腸百結,渾不知今世何世,憂愁盡拋。未幾,盧師為勉勵我精進向上,特賦詩一首,親筆書錄贈我。其詩曰:“兩漢文章蜀國多,唐音泊玉導先河。流人絃上黃鶯語,野老堂前東逝波。世以大家稱漱玉,誰將一幟許黃娥。北聲垂絕南詞廢,蘇也能無振臂哦?!?/p>

          詩前綴有“夏壩講曲一年,惟榮州黃生潤蘇所為稍可觀。勉其自課,俾有成,遂安之,后當名一家,詩以勖之?!睍r在1944年10月13日。2005年復旦百年校慶時,黃潤蘇教授把這一珍藏了半個多世紀的老師手跡,捐給校檔案館永久保存。

          1946年10月,復旦師生東遷回滬,北碚校舍借予私立相輝學院辦學。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中,相輝學院被撤銷,校舍為北碚蠶桑場接管。1987年,登輝堂與孫寒冰墓被重慶市列為文物保護單位,時任全國人大常委副委員長的周谷城教授特為題書“抗戰時期復旦大學校址”碑銘。1992年3月,重慶市人民政府將抗戰時期復旦大學舊址列為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登輝堂得到維修。而今,登輝堂已布置成復旦大學校史陳列館,列為北碚區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當年復旦大學臨江校門及依岸石級道亦已恢復原貌,到重慶的校友都會去北碚一瞻昔日母校遺存。俯視嘉陵江的波瀾,回思烽火歲月中的復旦,幾多滄海桑田,人事變遷之慨。追遠為了策前吧。

          摘自《桃李燦燦 黌宮悠悠:復旦上醫老校舍尋蹤》


          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