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hbisu"></small>
    1. <mark id="hbisu"><ruby id="hbisu"><span id="hbisu"></span></ruby></mark>
          <mark id="hbisu"><button id="hbisu"></button></mark>

          <mark id="hbisu"></mark>

          復旦百科

          松德堂

          走進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的東院,有一幢在眾多大樓環抱中顯得頗不顯眼的樓房,它就是建造于1936年的“松德堂”,為紀念上海著名愛國實業家項松茂先生而命名的。

          1933年醫學教育界的一代先賢顏福慶,為了實現建立“上海醫學教育中心”的愿望,發起了籌建中山醫院和上海醫學院新校舍的倡議,該倡議得到上海各界名流賢達的共識,在各界人士的努力下,踴躍捐款者遍及中外人士,創設中山醫院的一百萬經費全部是募捐而來。而興建校舍的款項,其中一部分也是捐贈來的。

          當時中國的藥學教育、制藥工業還遠遠落后于西方國家,特別是抗菌素類等進口藥品,收費昂貴,中產階層也難以承受,何況普通老百姓更是買不起?;I建藥學專業,培養藥學人才也是顏福慶先生的多年愿望。此時,由于創建中山醫院及興建上醫新校舍費用巨大,顏福慶四處籌資,耗盡心血。幸得五洲大藥房總公司總經理項松茂的長子項繩武,繼承其父遺志,代表五洲大藥房捐款,襄助上醫建造藥學專修樓。據1936年《五洲大藥房三十周年紀念刊》所載:“前總理松茂先生在日。素主提倡藥學。自殉難后,本公司董事會為貫徹先生遺志,嘗撥巨款作基金,專供提倡藥物研究之用。今年夏天,上海醫事事業董事會在楓林橋建筑中山醫院,本公司乃于此項目基金下,撥款捐建松德堂一所于其內,籍為藥學研究之地以資紀念”。

          項松茂(1880—1932年),名世澄,別號渭川,浙江寧波鄞縣人,中國新藥先驅。幼年讀私塾,14歲到蘇州當學徒,曾任中英藥房漢口分店經理、漢口商會董事。1911年回到上海任五洲藥房總經理。在此期間,他深感華商經營西藥實際是代外國人推銷藥品,倍受經濟掠奪,且嚴重阻礙了本國藥業事業的發展。他認為中國藥商應以自制國貨、新藥以避免外商的經濟侵略,發展自己的藥業事業。開創了國人自營并具有近代化規模的制皂和制藥兩大企業(即:五洲固本皂廠、藥廠)。五四運動期間,他大力倡導國貨,更由于五洲廠生產的肥皂質量好價格又便宜,銷量大增,引起英商的妒恨。于是,英商欲用高于五洲廠總資產的五倍價格來收買全部資產和商標,但遭到項松茂的斷然拒絕。收買不成,英商就用跌價傾銷的手段來逼迫五洲廠倒閉。項松茂毫不退讓,更是針鋒相對,毅然削價銷售固本肥皂,并進一步提高產品質量,另用制藥部的利潤來貼補制皂,使五洲固本肥皂成為名牌,暢銷海內外,挫敗了英商壟斷皂業市場的企圖,維護了新興的民族企業。

          “九一八”事變前,項松茂就加入了上海市各界反日會,開展抵制日貨運動。事變后,他積極投入抗日救國運動,任上??谷站葒瘑T會委員,曾代表五洲和其他5家藥房登報聲明“不進日貨”,并積極備戰,將廠內全體職工編成義勇軍第一營自任營長,聘請軍事教官嚴格訓練,規定職工下班后訓練一小時。淞滬抗戰爆發后,十九路軍奮力抗擊入侵日軍,傷亡極大。項松茂接受生產軍用藥品任務,親自督促日夜加班趕制前線急需藥品。當時位于四川路老靶子路(今武進路)口的五洲大藥房第二支店,靠近戰區,一·二八事變當晚由11位職工留守。1月29日上午,日軍包圍該店,強行闖入搜查,發現義勇軍制服和抗日宣傳品,即將留守的11位職工全部逮捕。項松茂聞訊后,義憤填膺,決定親自營救。同事們極力勸阻,他說:“11位同事危在旦夕,我不去營救,如何對全公司負責?貪生怕死還算什么總經理?”便毅然只身去日軍戒嚴區交涉。1月30日,項松茂遭日軍綁架,次日慘遭殺害并被毀尸滅跡,11位職工亦同時被殺害于江灣日軍軍營。

          項松茂殉難后,其長子項繩武繼任五洲大藥房總公司經理,繼承其父遺志,著力培養中國人自己的藥研人才,并從項松茂紀念金內捐出3萬元,資助上醫藥科專業的建設。1936年5月19日,五洲大藥房給上醫的第1013公函寫道:貴院建設藥科教室、研究室為項公立一永遠紀念。此事已經敝公司168屆董事會議決:通過項公生平最大志愿,即欲使吾國藥學人才日漸發達,茲本此意擬就辦法大綱如下:(一)擬由上海國立醫學院于此院中建筑紀念堂一所定名“松德堂”,永遠保存;(二)松德堂永遠專作培養藥學人才用,如藥學之教學、研究實驗室等,不作其他用途;(三)松德堂所有建筑設備應有院中負責保管修理,永使整潔完好;(四)國立上海醫學院為貫徹捐款人宗旨起見,請松德堂代表一人加入醫學院經濟委員會,其人選由五洲藥房即項氏家屬推定之;(五)醫學院為五洲藥房及項氏家屬設立藥理研究員名額二名,不收學費,但研究員得由五洲藥房及項氏家屬推薦,須具有相當學識,經醫學院藥理學教授認可為合格者。以上各條皆系追念項公松茂先生熱心培養藥學人才遺意。

          同年8月20日(在今1號樓后面),舉行了“松德堂”、“量才堂”的奠基典禮。政府官員、社會人士、學校師生200余人,參加了奠基儀式。奠基儀式上,上海醫事會董事長孔祥熙博士的代表胡貽轂、市政府代表李廷安博士、五洲藥房的代表盧成章、院長顏福慶相繼發言,項繩武為“松德堂”奠基。

          當月,學校即正式招收藥學??茖I(簡稱藥科)學生,招生簡章規定:藥學??茖W生入學資格與本科生相同;當年招生50名學生;學制4年。聘請中法大學藥學專修科主任宋梧生教授兼任藥科主任,另聘請中法大學藥學專修科教師為兼職教師,基礎學科均由學校的教師講授。

          12月,隨著新校舍和中山醫院落成,松德堂和量才堂也相繼竣工??⒐ず蟮摹八傻绿谩笔且淮倍訕欠?,總面積1393平方米。大樓朝南,大門開在北面的中間,西面設有邊門,以方便進出。該樓屋沿裝飾有琉璃瓦,外墻全部是紅磚砌成,門庭是紫紅色庭柱和畫梁、拱式鏤雕大門。樓門前有石筍,樓門左則立有奠基碑,在樹木綠化的點綴下顯得莊重古樸典雅。一樓為藏書室、生藥標本室、藥用植物組織研究室、藥效研究室、藥品儲藏室。沿著樓梯上二樓,中間為穿堂,穿堂的西側為大化驗室;東側為天平室、蒸餾室、“凱耶達”蛋白測定、溶液制備室及辦公室。當月藥學??七w入上課。

          淞滬抗戰期間,學校楓林橋院址地處戰爭前線,學校新校舍等均被日軍占領,藥科學生只得借中法大學上課。隨著局勢的日益險惡,學校于1939年8月先遷往昆明白龍潭,后又遷到重慶歌樂山,維持教學,直到抗戰勝利才陸續返滬。期間,“松德堂”被日寇占據8年之久,內部損毀相當厲害,修繕費當時估價需國幣二千多萬元。但學校當時滿目瘡夷,百廢待興,經費短絀。1946年10月15日,時任院長朱恒壁致函五洲大藥房經理項隆勛,希望能給予資助。10月21日項隆勛復函:由于當時捐建“松德堂”是公司從項松茂的紀念金中捐贈的,此時,公司已無保留基金。最后,學校申請到教育部的維修費,“松德堂”才得以修繕。

          1947年5月,國民政府為了削減教育經費、學生菜金,要將藥學專修科改為中級專修,只培養藥劑員,遭到各校反對。5月14日,全國藥科學生聯合會在上醫成立,并發表了“告社會人士書”,反對國民政府圖謀,并選派代表赴南京請愿。醫科學生也支持藥科同學的“反改制”行動,提出增加公費和改善教職工待遇等要求,并加入了罷課行列。5月15日,上海各國立大學學生代表聚集上醫,在“松德堂”二樓宣布成立“上海國立大學學生聯合會(簡稱國聯大)”。由于地下黨組織和進步同學在“松德堂”和校園里作了周密的保衛工作,抵制了特務的破壞,大會得以順利進行。在全國大學生、教師的努力下,反改制斗爭取得了勝利,各大學藥學專修科才能夠延續,為國家培養了大量的藥學、制藥的人才?!八傻绿谩边@幢具有歷史意義的老建筑也因此留下了周維善、桑國衛、李大鵬等著名專家的足跡。

          上世紀70年代,上醫教職工住房困難的矛盾日益突出。學校為了改善單身教師的住宿問題,對“松德堂”進行了改建,外墻全部涂上了水泥,并又加了一層,作為單身教工宿舍,使部份教職工住宿問題暫時得到了緩解。80年代,學校蓋起了多幢教工宿舍樓,住在加層的教職工全部遷出。

          “松德堂”仍被用作藥學院藥劑分析的教學、科研、辦公用房。

          如今的“松德堂”其外觀和內部已不同往昔,唯有大門框上那剛勁有力的“松德堂”三字依然如舊,熠熠生輝。勿容置疑,它在中國藥學教育史上所發揮的作用,將永載史冊。這幢樓里所發生的點點滴滴往事,將銘記在人們的腦海中,難以忘懷。(邱佩芳、田靜怡)

          摘自《桃李燦燦 黌宮悠悠:復旦上醫老校舍尋蹤》


          斗牛棋牌